朔夜

佐右太右金木右黑子右英右叶右哈右鲁鲁右。

【朱修】Fate /Against Empero

  “将我召唤至现世的就是汝吗?召唤像朕这样的恶逆皇帝,汝有何目的?”在魔力蒸汽未散去的时候,鲁路修这样问到。
  “陛下!”紫发少女激动的叫出声来:“是在下!”
  “嗯?是艾斯吗?没想到你也会相信这种万能的许愿机啊。”鲁路修走出魔法阵,皱着眉头问道。

  “陛下,现在距离您的死亡已经过了100年有余,无论是恶逆皇帝还是背叛骑士,都只是历史上的名字而已。在下通过圣杯战争将您召唤出来,其目的只有一个!陛下,百年后,您所留下的温柔的世界被破坏,世界又一次陷入了战乱之中,只有这由魔术师所掌握的冬木还处于和平之中,如果我们得到了圣杯,陛下您所希望的温柔的世界,将会永远留存!”艾斯状似激动地说到。

  “艾斯德斯!”鲁鲁修怒喊道,“那样的世界根本不是我所希望的温柔的世界!由圣杯索求来的世界只是假象!是被留存于昨日的世界,艾斯德斯,连你不明白吗?你也像查尔斯一样愚昧吗?!”

  “您完全没有变呢,鲁路修大人。”艾斯德斯直起身来回答道。“当然,我不会像查尔斯一样愚昧,您的愿望,即是我的愿望。但是,能够被圣杯召唤即证明您有着想要圣杯实现的愿望,我可以有幸得知那个愿望吗?”

  “鲁路修,你的愿望是什么。”一旁抱膝坐着的c.c问道。

  “c.c,连你也在吗。我的愿望吗。那很简单,我想要再看一眼,这个由我亲手毁灭,又亲手创造的世界而已。”

  “啊,是吗。那么那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呢。可是这个世界,已经完全改变了呢。”C.C回答道。

  “创造是我的事,但是怎么样改变就是后人的事了,我已经没有必要为他们负责任。况且,无论是怎么样的未来,都是他们自己所选择的明天。”

  “那么,复活娜娜莉大人呢?那位大人因为身体的原因只活了短短40年,并且在这四十年间也完全没有享受过普通的幸福,陛下,您不想要再一次和娜娜莉大人一起过普通人的生活吗?”艾斯德斯鞠躬问道。

  “娜娜莉吗?她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提起自己最疼爱的妹妹,鲁路修也陷入了沉思。

  “是非常幸福的表情哦,看起来她似乎认为完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可以愉快地去见最爱的哥哥了。”C.C回答。

  “是吗,那么就没有必要打扰她的安眠了。”

  “但是陛下!”

  “还有什么事吗?”

  “不,没有。”

  “既然已经加入了圣杯战争,不胜利似乎说不过去,至少我也是名流千古的皇帝呢。”

  “与其说是名流千古还不如说是罄竹难书的比较好哦。”C.C吐槽。

  “怎么,这种事就不用特地说出来了。”

  “陛下,请您祝在下一臂之力,以得到圣杯!”艾斯德斯抬起头说。

  “艾斯 ,我问你,你为什么索求圣杯,你已经得到了查尔斯的code,不老不死。那么,世间还有什么是你所求的?”鲁路修这样问道。

  “那个的话,请允许在下对陛下暂时的隐瞒,等得到圣杯之后定会如实交代。”

  “是吗。那么,我允许了。现在让我们开始吧!对圣杯战争。”

  “Yes,your majesty!”




Baserker 雀还木有出来。。。但是还是朱修!原创人物会在后文解释的!嗯!

【朱修】Fate/ Against Emperor(序)

  圣杯,是源于基督的传说的奇迹之遗物。在基督教圈内,也有颇多追寻圣杯的旅行者们的传说流传着。然后在出现的圣杯被圣堂教会判定为“真”的时候,理所当然会爆发它的争夺战。为了追求作为圣遗物的圣杯而发生的战斗,就是广义的圣杯战争。圣杯战争60年开始一次,每次战争都有七位master参与,七位master将会召唤出七名servant,这七位master互相厮杀,只有最后活下来的人才可以用圣杯许愿,而用圣杯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围绕着万能的许愿机,即圣杯的战争,又一度开始了 。

  “溢满吧,溢满吧,溢满吧,溢满吧,溢满吧。其次为五。但是,溢满之时即为破却。”一边唱着咒语,韦伯一边小心地把鸡血撒在地上。

 在同样的深山小镇远坂宅邸的地下工房里,那时也在进行同样的仪式准备。“素之银铁。地石的契约。我祖我师修拜因奥古。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从王冠里出来;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 远坂时臣一边朗声念咒语一边描画魔术阵,用的不是祭祀品的鲜血而是融化的宝石溶液。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远坂毫不吝惜地用光了积蓄的填充了魔力的宝石。

     在旁边守护着的是言峰父子——璃正和绮礼。绮礼目不转睛地盯着放在祭坛上的圣遗物。乍一看像个木乃伊的破片什么的,但是实际上据说是在久远的太古时代,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脱皮的蛇的蛇蜕化石。一想到有可能通过这个而召唤来的英灵,绮礼不禁感到一阵恐惧。  现在终于明白了时臣自信的原因。只要是Servant就没有能赢得了时臣所选择的这个英灵的。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艾因兹贝伦城中,卫宫切嗣正在检查描绘在礼拜堂地板上的魔术阵的完成情况。即使是这样简单的仪式也无所谓吗?” 在一直在旁边守护着的爱丽丝菲尔看来,准备工作好像有些太朴素了,有点出乎意料。“也许你要失望了,不过Servant的召唤本来就用不着那么大张旗鼓的降灵仪式。” 切嗣一边仔细检查用水银描绘的图案有没有歪扭和斑驳的地方,一边解释道。“因为实际上召唤Servant的不是魔术师的力量,而是圣杯的力量啊。我身为Master不过是作为联系英灵和这边世界的纽带,然后提供给他在这个世界实体化的魔力就够了。” 好像对魔术阵的完成情况很满意似的,切嗣点点头站起身。祭坛上放着圣遗物——传说中圣剑的剑鞘。“这样的话,准备就算大功告成了。”  

 “召唤的咒语你已经准确无误地记住了吧。” 为了保险起见间桐脏砚一再提醒。雁夜在黑暗中点了点头。  腐臭和水气的臭味弥漫,像深海一样的绿色黑暗。这是耸立在深山小镇山丘上的间桐宅邸隐藏在地下深处的虫库。“那就好。只是,在这个咒语的中途,再加两段别的咒语吧。” “什么意思?” 看着一副疑惑表情发问的雁夜,脏砚阴险地笑了一下。“这不是很简单嘛;雁夜,你作为魔术师的能力,和其他的Master相比差的可不是一点两点,这你也知道吧。这会影响Servant的基础能力的。既然这样的话,只有通过Servant的职阶进行弥补,必须从根本上提升参数。” 通过调整召唤咒语事先决定Servant的职阶。通常,被召唤出来的英灵在获得作为Servant的职阶的时候,不可避免的由那个英灵的本身属性决定。但是,也有例外,可以由召唤者事先决定好的职阶有两个。一个是Assassin。属于这一职阶的英灵,可以预先设定为继承了哈桑·萨巴哈之名的一群暗杀者。然后另外一个职阶是对所有的英灵,只要你附加了别的要素就可以使之实现。’因此—— “这次,给召唤出来的Servant添加‘发狂’这一属性。” 脏砚好像对此所包含的毁灭性意味很欢迎似的,喜色满面地高声宣称道。“雁夜哟,你作为Berserker的Master,给我好好地战斗吧。”

   而在冬木的另一端,龙洞寺内,一个身穿洋服的紫发少女将自己手中所捧着的面罩发在了魔法阵里。“这样可以吗?”旁边的一位绿发少女问道。“以我的魔力和对陛下的熟悉,召唤不会不成功。”紫发少女答到。

    那一天,在不同的土地上,针对不同对像的咒语咏唱,几乎是在同时进行的,这是巧合到已经不能称之为偶然的一致。无论哪一个魔术师,他们所期待的夙愿都是一致的。绕一个奇迹,为了得到这个奇迹,血腥地彼此残杀的人们。他们对时空另一方的英雄们发出的召唤,现在,正在大地上同时响起。

    “宣告——” 这个时刻才是身为魔术师的自己被考验的时刻。如果失败的话连命也要丧失。韦伯切身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可是他一点也不害怕。追求力量的热情。奔向目标不懈的意志。如果从这一点特性来说,韦伯·维尔维特毫无疑问是个优秀的魔术师。“——宣告汝身在我之下,托付吾之命运于汝之剑。遵从圣杯的召唤,倘若遵照这个旨意和天理,汝立时回答——” 围绕全身的魔力的感觉。只要是魔术师就无法逃脱的,体内魔术回路循环蠕动所引起的恶寒和痛苦。韦伯一边咬紧牙关忍受,一边继续咏唱咒语。“——在此起誓。吾做世之善者,除尽世之恶者。”

    切嗣的视野变暗了。背上所刻的卫宫家世代相传的魔术刻印,为了援助切嗣的法术,作为单体开始各自咏唱咒语。切嗣的心脏,在脱离他的个人意志的次元内,开始急速跳动,宛如疾钟。他那被大气所形成的气团蹂躏着的肉体,现在已经忘却了作为人的机能,而变成了神秘仪式的一个零件,完全变成了连接灵体和物质的回路。切嗣无视由于这种倾轧而产生的令人想高声惨叫的痛楚,集中精力念咒语。就连在旁边屏息凝气守护着的爱丽丝菲尔的存在也已经不在他的意识当中了。

   在召唤的咒语中加入了被禁忌的异物,雁夜在其中加入了剥夺召唤而来的英灵的理性,把英灵贬到狂战士一级的两段咒语。“——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是操纵这根锁链的主人——”   雁夜和普通的魔术师不一样,他的魔术回路是由别的生物在体内寄生而形成的。为了刺激它使之活性化的负担,是其他魔术师的痛楚无法相比的剧痛。在咏唱咒语的同时四肢痉挛,毛细血管破裂渗出鲜血。剩下的完好的右眼中流出血泪,顺着脸颊滴落。即便如此,雁夜也没有松懈精神。如果想到自己所背负的任务的话——就不能在这儿退缩。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用这句话作为祷告的结尾,时臣感到身体里奔流的魔力已经加速到了极限。闪电雷鸣,风云卷动。在守护着的绮礼他们连眼睛也睁不开的风压之中,召唤的图案闪耀出灿烂的光芒。终于魔术阵中的回路和非人世间的场所联系起来了……从滔滔不断溢出的眩目光芒之中,出现了黄金色的站立的身姿。被那种威严所摄,璃正神父不由的发出了忘我的呓语 “……赢了,绮礼。这次战斗是我们的胜利……”

  “你看到了吗?c.c,我成功了。”紫发少女看着面前的白服少年,泪眼朦胧的说到。“啊,对啊。欢迎回来,鲁路修。”c.c喃喃的道。紫发少女单膝下跪;“恭迎您的回归,陛下。”

我就想知道,我们家佐助哪里胖了!!!???占tag抱歉。